本文地址:http://531.ib633.com/zx/20210121/t20210121_525395966.shtml
文章摘要:www.22msc.com登入,如果有什么事车椅上 ,在何林跟邱天也沉下了心, 走三人。

  一款桌面游戏,行业市场规模竟能突破100亿元。

  最近,无论在一线城市,还是四线小城,一款名叫“剧本杀”的游戏兴起,一般每场游戏玩家5-8人,单局时长4-7小时。剧本杀的推理性、悬疑性可以满足玩家的表演欲,还可以满足“侦探”玩家的推理爱好。此外,剧本杀也为不少有社交需求玩家提供了平台。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全国的剧本杀店面由1月的2400家飙升到12000家。2019年,我国“剧本杀”行业市场快速增长,规模是2018年的2倍,突破100亿元。

  投资少,见效快,市场规模迅速膨胀,剧本杀能火多久?

  投20万,半年回本

  每个周末,秦磊都会前往剧本杀馆,和不同的陌生人来上几把剧本杀,在变化的身份和烧脑的剧情中,实现解压。

  这周的故事是在一个架空的世界观中,在皇宫内院中发生的一则匪夷所思的案子,月圆之夜,太子消失在御花园中,玩家分别扮演皇帝、贵妃、宫女、大皇子、总管太监、御前侍卫等角色。在近4个小时的游戏中,通过不同的线索和故事,最终找到太子消失的真相。

  游戏中,秦磊不仅要扮演自己的角色,还要仔细认真梳理对方提出的信息,记录时间线索,有些漫不经心的内容,也许都会成为解开谜团的关键,所以他需要高度集中,并且全情投入。

  “听上去是个烂俗的剧情,但融入其中后,会不由得被抓住,你不仅在思考剧情的走向,还在思考假如自己是故事中的那个人,在那个情节中,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一年下来,秦磊变成了剧本杀馆的老熟人,有新剧本到店时,老板会给他发微信让他参与调试,这让他感觉参与感更强了。

  老马是去年才开始经营剧本杀的店主,此前,他经营着一家密室逃脱馆,几年下来,濒临倒闭。

  “密室逃脱前期建设的成本较高,后期更新的频率和质量决定了线下密室逃脱能否活下去。”老马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自己干了几年密室逃脱,仿佛不是在做线下游戏,而是在做着一笔装修的买卖,天天不是在采购建筑材料,就是在和工头斗智斗勇。

  去年疫情期间,老马发现了剧本杀,在线上玩了两个礼拜后,他决定转变经营方式,将密室逃脱放弃,改为剧本杀。

  房租加装修和推广,老马投入约20万人民币,找朋友要来了几个剧本,便把生意开了起来。本以为受到疫情影响,这会是又一次的失败,谁承想在疫情刚刚减弱时,自己的生意逐渐好了起来。

  半年后,老马回本了,每到周末老马的店里基本上全天客满,为此他不得不又雇了4位店员。

  起初,老马的游戏环境相对简单,空间中的布局也基本上是以舒适温馨为主,半年后老马发现,剧本杀虽然比密室逃脱更新成本低,但是随着玩家人数的增多,对于游戏要求的提升,同样需要后续的设计和投入。

  老马购置了服装道具,又租下了隔壁的一间商户,添加了不同主题的陈设,并悄悄提高了单价。

  最初,老马定价是每人100元/次,后来他调到每人150元/次,生意依然没有受到影响,这让老马有些膨胀。

  老马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自己是所在城市第二家剧本杀的店铺,在自己之后,短短半年间,粗略估计大概新开了有20家。

  “与桌游吧、网吧、KTV等线下游戏最大的不同就是,剧本杀这款游戏很难有回头客。”在一个剧本中,人们扮演不同的角色,在规定时长中通过扮演和推理,完成故事结局后,这个故事对于单一玩家也就结束了,不可能有再玩一次的可能。

  这就造成了,剧本杀店面高速扩张后,制约发展的不再是房租等成本,而是游戏内容的剧本的质量和数量上。

  到底是采用高质量的剧本满足玩家的游戏体验,还是采用高数量的剧本满足店家的客流量,这是每一名剧本杀经营者都需要面对的问题。

  老马最初经营时采用的剧本,是找朋友索要的,既没有版权,质量也不高,即便如此,也没有影响他的生意,当他决定去寻找高质量的剧本时,价格吓了他一跳。

  剧本价格,1元到1万元

  剧本杀的剧本,在某电商平台就可以购得,价格从1元/部—1万元/部不等。

  (电商平台中廉价剧本杀剧本)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联系了一家在电商平台销售剧本杀剧本的商家,商家表示,自己所出售的剧本,都是专业人士创作的,并且保证,一个城市只售卖一次,也就是说经营者花费上千元购置的剧本,在单一城市中不会出现同样的内容,从而保障经营者的利益。

  据调查,在剧本杀的市场上通常会将剧本分成三种:盒装剧本、城市限定本与城市独家本三种。根据调查显示,盒装本指不限量销售的剧本,售价约500元/盒;城市限定本指一个城市只有三家剧本杀门店能获得授权,售价1000元~2000元不等;城市独家本指一个城市仅有一家门店获得授权,售价2000元~10000元不等,单款剧本的盈利一度超过50万。

  但事实上,在蓬勃发展的初期,并不是所有经营者都会为每一个剧本投入如此大的代价,更多的则是采用盗版的剧本进行试水。

  曾创作过《死亡通知单》《邪恶催眠师》的作家周浩晖,最近一段时间就将工作重心投向了剧本杀的创作。周浩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自己最初觉得剧本杀这个游戏很新鲜,尝试创作后,让他有了更多的理解和想法。

  “现在一部好的剧本杀作品,原创者可以拿到百万的收益。”周浩晖认为,自己的文学本身就和剧本杀的内容有相似点,推理悬疑让二者高度契合,而剧本杀创作更对自己的创作是一种补充。

  “作家创作一部作品,人物是有主次的,对于剧情的推动也是有轻重的,但是做剧本杀的创作则不同,你不能设置任何一个无用角色,更不能让有的角色只是烘托气氛而产生,要让所有的角色都有存在感,这本身是一种挑战。”

  周浩晖更看重的一点就是,剧本杀得天独厚的反馈机制,这会让作家更兴奋。

  “一部文学作品,得到的反馈要么是不及时,要么是不够集中,对于创作者来说很难调整自己的写作,而变为游戏后,则可以快速看到人们的反馈,玩家身处其中的变化,会让作家有更多的思考。”

  周浩晖认为,很多时候一部文学作品被改编为影视剧后,即便原作者和原著粉不满意,调整和修正都是非常难的。但剧本杀则可以及时调整,迅速改变,这一点也催生着剧本不断变好,玩家的体验也就不断变好。

  “平行时空”“多重人格”一类的烂梗早已过时。玩家数量的扩张和解谜水平的提高正在倒逼上游创作端进行更多的创新,新颖的题材和机制亟待开发。一部好的剧本杀作品,创作者付出的精力并不会比一部文学作品要少,甚至还要参与后期和环境的调试等测试活动,只有各方面做到精益求精,最终的作品才会得到市场的认可。

  剧本杀的产生对于文学的IP衍生和开发同样是一次新的尝试,在影视开发、游戏开发之外变成了一种高回报的开发模式,行业的快速扩张,也让很多作家跃跃欲试。

  对于原创剧本的版权保护,周浩晖并不乐观。在互联网上,一部原创作品可以几乎没有成本的被复制,这势必会消耗优质剧本创作者的动力。所以高水平的创作者往往会选择合作的方式与剧本杀经营者签署合同,点对点进行创作,但即便如此,也无法完全确保不被复制和盗版。

  剧本杀能火多久?

  作为桌面游戏的一个衍生,剧本杀无异于已经复制了曾经《三国杀》和《狼人杀》的辉煌,但面对后两者的后期疲软等困境,剧本杀能持续火下去么?

  和很多游戏不同,剧本杀是少有的在线上找不到盈利模式而在线下开花的游戏类型。由于游戏类型所致,缺少氪金模式,线上剧本杀虽然有大量的玩家,却很难直接通过玩家获利。

  线上剧本杀App《我是谜》的创始人林世豪曾公开表示,该App并没有盈利,他们的最大开销就是市场推广。《我是谜》曾赞助综艺《明星大侦探》《来电狂响》,还和《头号嫌疑人》合作推出了授权剧本杀,但这些并没有激出大浪花。

  线上的盈利模式缺失,让线下得以蓬勃发展。

  对于剧本杀的未来,周浩晖显得很乐观,“有句话说,剧本杀是年轻人的社交酒精,我觉得很有道理。”剧本杀除了自身悬疑揭秘等游戏性的体验,对于年轻人而言,社交属性被放大了很多倍。

  “比如一个6人的剧本,我创作者的时候是3男3女,那么店铺在经营这个剧本的时候就会公布这个剧本的时长和所需玩家的数量进行招募,很大概率玩家并不是相互熟悉的朋友,而是临时组成的团队,在这个几个小时中,原本毫不相关的人们因为一个故事和一个游戏,被迫融合在一起。”

  在周浩晖看来,如果说剧本决定了游戏质量,社交属性才是决定商业模式未来的关键。

  “很多年轻人在与人沟通方面是有障碍的,和异性沟通时障碍就会更明显,但是在游戏中,你被剧本设定的身份和人设包裹下,你可以尽情的表演,而且是必需的表演,这就让很多人有了欲罢不能的感受。”

  (图/央视财经新闻截图)

  随着玩家的要求升级,快速发展的剧本杀领域也出现了层次分级,高水平的店主采用实景模式,高投入换取高回报,一场游戏的体验更像是一台沉浸式戏剧,甚至有真人NPC的存在,客单价甚至可以达到500-700元每人次。

  在线下,如今还诞生了一种剧本杀新玩法。在北京、上海、成都、长沙等地方,出现了文旅+剧本杀的模式。成都一家剧本杀店于去年6月打造了当时全国独家首发的两天一夜沉浸式实景探案,不少玩家被这一模式吸引,周末可预约档期已经排到半年后。

  去年11月,海口剧本杀联盟在海口观澜湖火山温泉谷上演了第一场剧本杀——《人间不值得》,这也成为了2020海南首届温泉文化旅游节的“重头戏”之一,吸引了大批游客关注。

  据悉,湖南渔窑镇将于2021年大年初一到初七上线一个百名NPC参与、覆盖面积300亩的七天沉浸式剧本杀体验,售价4299元。创作者认为,这种模式会带来更沉浸的推理体验,在旅游的同时,深度感受剧本杀体验。

  作为一个小体量的店铺,老马还没有思考清楚要不要跟上高端的脚步,重新规整一下现在的游戏环境。

  这个行业想要有未来,就需要有人以干事业的心态长久地去做这个事,但现在看上去,大家都比较急躁,真正的创新其实并不多。

  老马显得很谨慎,“资本总会巧妙的前期进来,在准确时候撤离,最终留下一地鸡毛,我想再看看。”

  “我真的不想再装修了。”老马说。